野生的艾尔莎

返回 相似
第1页 / 共88页
第2页 / 共88页
第3页 / 共88页
第4页 / 共88页
第5页 / 共88页
点击查看更多>>
资源描述:
野 生的爱尔莎 [ 奥] 乔伊亚当森/原著 ·1 · 出版社中国计量出版社 书号 ISBN 7-5026-2025-9 版权所有北京烨子工作室 类别经典科学读物 出版时间2005-3-27 字数26万 内容提要 野生的爱尔莎描述的是一只狮子和人相处的故事。全 书共分三部,第一部就是野生的爱尔莎,另外两部分别是 长在自由地和永为自由魂。 野生的爱尔莎描写了爱尔莎忽然闯入了它养母的生活 当中,由其抚养。后来,养母(乔伊)觉得爱尔莎不应被剥夺 野生生活的权利,不愿意它变成动物园里的另一只懦大虫,决 定反其道而行之,把家养的动物重新教野,教它重回自然,去 过独立自由的野兽生活。 长在自由地描述的是爱尔莎返回自然之后的生活,爱 尔莎生了三只小幼狮。这部书里主要以写小爱尔莎和三只小狮 与乔伊之间的关系发展为线索,描写爱尔莎自立后的生活。永 为自由魂描写了爱尔莎最终死掉,而三只小狮在经历了一段 艰难的生活之后,终于可以独立地生活,返回了自然,过起了 完全的野兽生活。 野生爱尔莎 目 录 导读 003 第一部 野生的爱尔莎 幼狮的生活 005 爱尔莎初见世面 012 爱尔莎游印度羊 019 吃人狮子 023 爱尔莎与野狮子 030 第一次放生 035 第二次放生 044 最后的实验 053 第二部 长在自由地 爱尔莎自立了 061 幼狮出世了 066 我们看见幼狮了 073 营地里的小狮子 078 小 狮的个性 085 营房烧掉了 090 爱尔莎打了一架 097 丛林虚惊 102 重返原野 110 新的一年 118 第三部 永为自由魂 限期离境 124. ·2 · 爱尔莎之死 130 小狮的流浪 135 释放 144 最后的团聚 153 追寻 159. ·3 · 导读 野生的爱尔莎描述的是一只狮子和人相处的故事。全 书共分三部,第一部就是野生的爱尔莎,另外两部分别是 长在自由地和永为自由魂。 野生的爱尔莎描写了爱尔莎忽然闯入了它养母的生活 当中,由其抚养。后来,养母(乔伊)觉得爱尔莎不应被剥夺 野生生活的权利,不愿意它变成动物园里的另一只懦大虫,决 定反其道而行之,把家养的动物重新教野,教它重回自然,去 过独立自由的野兽生活。 长在自由地描述的是爱尔莎返回自然之后的生活,爱 尔莎生了三只小幼狮。这部书里主要以写小爱尔莎和三只小狮 与乔伊之间的关系发展为线索,描写爱尔莎自立后的生活。永 为自由魂描写了爱尔莎最终死掉,而三只小狮在经历了一段 艰难的生活之后,终于可以独立地生活,返回了自然,过起了 完全的野兽生活。 乔伊在这三部书里,很忠实地记录了爱尔莎的一生。爱尔 莎虽然由人养大,但它仍然保留了自己独立的“狮子”生活, 它的丈夫和它的孩子们都是地地道道的野狮子,一般野狮子的 生活跟我们人扯不上关系,我们与之根本无法沟通。但是爱尔 莎却巧妙地把这两个世界衔接起来,它就像一座桥,让我们知 道对岸别有天地。虽然景色不同,但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值得 欣赏。而且乔伊提出了兽权的概念。乔伊夫妇不辞辛苦,不计 代价,要爱尔莎和小狮返回自然去过独立的野生的生活,并不 是认为狮子的野生生活舒适,而是觉得人有人权,兽有兽权, ·4 · 爱尔莎生来就是一只野狮子,不应受了人的豢养就丧失它过野 生生活的权利。 故事完全真实,没有任何情节和任何事件是编造的。 ·5 · 第一部 野生的爱尔莎 幼狮的生活 我 家在肯尼亚北边,那跟埃塞俄比亚接壤。那儿地广人稀, 气候干燥,到处是荆棘,城里人根本不来,当地居民过着单调 而简单的原始生活。那里还有许多野生动物。 我的丈夫乔治,当时正进行保护任野生动物的工作,我们 的家正好在这个地区的南边,挨近伊西奥洛镇。 乔治由于工作常常旅行,每次出门都要走好远的路,视察 很多地方,我们把这种旅行叫“远征”。 我尽可能地陪我丈夫 出门,因此我很熟悉这块方圆 200 多平方公里大的地方。 这个故事开始于一次“远征”。 乔治接到报告,一头吃人 的狮子咬死了一个玻兰族的男子,现在这狮子带了两头母狮躲 在附近的山丘里,我们负责找出它们来。 1956 年 2 月 1 日早晨,我正在营帐里跟白蒂玩耍 G97G97它 是一只岩狸,长得好像豚鼠,跟我们已经六年半了。突然,我 们听见有车子开进来的声音,接着乔治就大声叫我 “乔伊,快来,给你好东西” 我背着白蒂跑出来,远远地看见一张狮子皮。乔治指指后 座,三只小狮子,像三团小毛球似的躲来躲去,有点怕生。它 们也就几天大,眼睛上还罩着一层蓝颜色的薄膜,根本还不会 爬。我一边把它们搂在膝盖上抚摸它们,一边听乔治说找到它 ·6 · 们的经过。 原来,他和同事小甘一起去找那只吃人的狮子,天刚放亮, 就有只母狮跳出石头缝攻击他们。乔治原本不想射它的,只是 它进攻太突然了,迫得他只好让小甘放枪。母狮受伤后就逃跑 了,他们沿着血迹,小心翻过一个山坡,那有块很大很平的石 头。乔治爬上去想看个清楚,他刚在上边站定,就看见小甘从 底下钻出来,忽然停住,连放了两枪;随着一声低吼,那头母 狮直对小甘扑过来,小甘的身子正好挡住了母狮,乔治没法救 小甘了。危急时刻,有个助手放了一枪,打歪了母狮前冲的姿 势,乔治乘机把它杀死。这头母狮体积相当大,正当壮年,乳 头涨鼓鼓的,显然正在乳儿,否则不会这么凶,乔治很后悔没 有早点看出来。 他要大家分头去找,一会儿石缝里就传出了声音。他们先 用手掏,小狮们虽然叫吼着,却不出来,后来找了根弯棍子去 拨,才把它们给拉了出来,好像最多有两天大。两个大的在车 子里一直叫嚷不停,小的却无所谓,并不抵抗。现在这三只小 狮子就躺在我怀里,我怎么可能不爱它们 白蒂,平常它的醋劲最大,奇怪的是这次却不同以往,很 快就跟小狮们熟悉了。从这天起,它们四个形影不离。开始白 蒂个子最大,而且它已经 6G20 岁半,跟这些笨拙的“绒布袋子” 相比,神气得很。 又过了两天,小狮才肯吃奶。这以前不管我怎么哄都不行, 皱起鼻头,发出“叱、叱、叱”的抗议声,跟不懂事的婴儿似 的,可是一旦它们接受了牛奶,就总是吃不够了。 没多久,小狮们就成了大家的宠物,白蒂是它们最尽责的 保 姆,它对这三个小捣蛋非常客气,就是给绊倒了也不生气。 三只小母狮,这么丁点儿就各有各的性情老大温文尔雅;老 ·7 · 二是小丑,总是笑,吃奶时总用前掌拍打奶瓶,闭起眼睛享受, 我叫它“拉斯蒂卡”,意思是“快活的孩子”;老三个子最小, 但是最勇敢,经常打前锋,我叫它爱尔莎,因为它使我想起了 一位朋友。 若是母狮自己抚养,爱尔莎很可能是个弃儿,因为母狮一 胎生四个,一个生下不久就死掉,另一个往往太弱没多久也会 弃掉,所以我们看到的母狮大多带两个孩子。幼狮在两岁前完 他由妈妈照料,第一年它给它们找东西吃,先自己嚼过,再吐 出来给它们吃。第二年幼狮必须参加围猎,但若控制不好,就 要接受严厉的处罚。这种大小的狮子,自己不会杀生,要拣大 狮子吃剩下的东西解馋,常常吃不饱,所以看起来总是又瘦又 可怜。有的实在太饿了,抢到大狮子前面去,结果被咬死;还 有的干脆自己出去找食,可惜因为经验少,很少有好结果。 大白天这四姐妹 G97G97白蒂和三只小狮 G97G97大多在我的营房 下度过,也许那儿最像它们的天然洞房。它们生来爱干净,从 不在营房里大小便,只有头几天有过一两次意外;这种情况下 它们一面喵喵呜呜地叫,一面做鬼脸,表示厌恶得很。无论怎 么讲,它们都很干净,身上的气味也不浓,有点像蜜又有点像 鱼肝油,总之,很好闻。它们的舌头这时粗糙得像磨砂纸;后 来大了,就是隔着裤子,还可以感觉到上面的刺。 半月后我们回伊西奥洛镇时,家中已收拾出一座宫殿来迎 接它们了。大家都来看它们,像晋见王公一样。它们很喜欢欧 洲人,特别喜欢小孩子,但不喜欢非洲人,只有一个例外 G97G97G20 老鲁,他是个索马里族的小伙子,原本是我们的园丁,现在派 他照顾狮子,这样一来提高了他的社会地位,使他很高兴。当 然他的事情很多,若是小狮们在屋里玩累了,想在矮树丛下睡 个午觉,他必须一直守在旁边,防止毒蛇或狒狒来捣蛋。 ·8 · 一开始的几个星期,我们一直喂它们无糖的牛奶,掺上鱼 肝油、葡萄糖、骨粉和一点点盐;没多久它们就只要三个钟头 喂一次就可以了,渐渐大了,中间隔的时间更长。 这时它们完全睁开了眼睛,只是距离估计还不准确,经常 抓不着目标。为了帮它们克服这种困难,我们叫它们玩橡皮球 和旧的汽车内胎。用内胎来拨河,妙极了,事实上只要柔软而 富弹性的东西,它们都爱玩。抢内胎时,攻的一方总是斜跳过 去,插进车胎和胎主的中间,要是没到位,就拚命用力拉。一 抢到手,赢的一方就顶着车胎炫耀,希望别人再来抢。万一没 人理会,它就把车胎放在鼻子前面,假装不看,希望哪个笨家 伙会乘机来抢。 突袭是它们游戏的特色,它们不仅互相偷袭,还偷袭我们, 连小幼狮也本能地知道怎么做。它们常常从后面进攻,先找个 掩护,再弓着身子,悄悄靠进目的物身边,最后奋身一扑,用 全身的重量把它掀倒在地。当我们被偷袭的时候,总是佯装不 知 ,故意不看它们,好让它们得手,逗它们开心。 白蒂也高兴地夹在里面玩,只是没多久小狮子已是它的三 倍大,要是真给它们打一掌、压一下,可受不了。不过它有一 套制服狮子的本领,每当它们闹得太凶,它只要面对着它们, 它们就不敢太放肆。我很佩服它这一点,它的个子那么小,要 具有极大的勇气,狮子才能服它,认为它不好惹;其实它唯一 可以用来自我保卫的不过是几颗尖牙齿,会随机应变,胆大而 已。 小狮们越大,对自己的力气越有信心,只要找到东西,都 要试试看是否拖得动;即使再大的行车毯,它们都像搬猎物一 样,把它吊在两只脚中间拖来拖去的玩。它们还喜欢玩“抢城 堡”一只狮子跳上一个洋芋袋,不让其它狮子上来。爱尔莎 ·9 · 总是在老大、老二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偷偷从后面抢上“城 堡”。 几棵我们种的香蕉树,也让它们当玩具玩,硕大的叶子, 一会儿就撕成碎片;它们也爱爬树,经常爬太高了下不来,要 我们去帮助。 天天早上老鲁打开大门,它们就急着朝外直冲,相当热闹。 有天恰好两个客人在附近设营,被它们看见,仅仅五分钟,营 房就变成稀烂。我们听见呼声赶出去一看一边在抢东西,另 一边却都疯似的把拖鞋、睡衣、撕破了的蚊帐等,当战利品都 搬回家 G97G97这次的确太过分了,我们只有用棍子管教了。 晚上哄它们上床也相当费劲,就像三个捣蛋丫头,总不愿 上床,却又比你快,你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它们却不管那么多, 而且还有一双夜光眼,你看不见的,它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们只有声东击西把绳子拴的麻布袋子从它们面前拖过,叫 它们情不自禁追上床。 它们在外面玩不够,又捉摸起我们的书和垫子。我们只好 在阳台上装上铁丝网的门,以免它们进屋;可是又怕它们在外 面无聊,于是我们在树上吊了个大轮胎,好给它们磨牙、荡秋 千;此外又特别准备了一个一动就乱响的大木桶,好认它们推 着玩。不过它们最爱的还是一个被塞满了的麻布袋子,我把这 袋子牢牢地系在树上,下面再吊根绳子等小狮抱好了袋子,我 们就拉住那根绳子,使劲地荡,我们越笑,它们越是得意。 虽然有这许多新玩具,它们还是想进屋,常常跑到铁丝网 前面磨鼻子。有一次一个朋友来访,屋里笑声很大,大狮子都 挤着看热闹,可是,这次它们停在离门口还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我过去一看,天啊有条大眼镜蛇正在台阶上吐舌头呢可是 等我们拿了枪来,这条蛇已爬走了。 ·10 · 三只小狮子里以老二“开心果”最不肯服输蛇、铁丝网、 门把子、门钮子等都根本挡不住它。后来我们只好栓上所有的 门窗,尽管这样,它还想用牙把门栓推开。有一次就被我撞见, 它一急竟扯下我晾好的衣服,丢得老远。 等它们三个月大的时候,我就开始喂它们绞碎的生肉。头 几 天它们不吃,还做鬼脸,后来“开心果”尝了一口,感觉还 好,另两个才去吃,这以后差不多每顿饭都得抢;爱尔莎个子 小,抢不过两个姐姐,我就特地留一些给它,放在膝上喂它, 这时它会闭上眼睛,毛茸茸的头在我怀里顶来顶去,一副洋洋 自得的样儿。它还吮吸我的手指,用前掌挤我的大腿,好像在 挤妈妈的奶吃,我想,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建立起的。 它们很懒,不喜欢劳动四肢,甚至不去吃爬起来就能吃的 肉骨头,当然最好是我们把骨头送到嘴边,让它们四脚朝天躺 在地上,慢慢地啃。 一天,有五只驴到我们附近吃草,它们竟然毫无惧色这么 大的动物,还现出狮子本色,不约而同的一起冲过去。好像这 次结果很好,过了几天,我们自己的 40 只驴在附近时,也给 这三只小狮子赶散。 五个月后,它们相当健壮了,除了晚上要回“窝”睡觉外, 白天完全自由活动。我们必须这样安排,因为晚上,可能到我 家附近的野狮子、象、豺豹很多,它们可能会被咬死。 它们越大,我们越爱它们,也越难以忍受跟它们分手。后 来我们决定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先送两个大的,因为它们, 可以互相作伴,爱尔莎却依赖人。后来我问家里的佣人,他们 也都高兴留爱尔莎 G97G97他们可能是想“假使家里非有狮子不 可,还是留个小的吧” 我们想把两个大的送到荷兰鹿特丹市的普莱德尔帕动物园, ·11 · 要坐飞机去。从我家到内罗华飞机场还有 450G20 多公里路。为了 让它们坐车时习惯,我几乎每天都带它们出去兜风,并且在车 上喂它们。 到了那一天,我们在围有铁丝网的车厢里放了许多柔软的 沙袋。爱尔莎在车子后面跑了一段路,然后带着悲痛的表情看 着我们把它的两个姐姐运走。一路上我都在陪着小狮子,还带 了个急救箱,怕万一给抓伤了,不会束手无策。可是两个狮子 乖极了,开始还有点不安,后来索性躺下来用前掌搂着我睡觉。 到了内罗华机场,它们还没睡醒,不明白那些古怪的声音和气 味是怎么回事,一会儿它们就上了飞机,离别家乡。 几天后来了一封电报,说它们已安抵荷兰。等我三年后再 到它们的时候,它们一点儿都不认得我了。看它们过得挺好, 我倒很高兴它们忘记了从前那种自由生活。 ·12 · 爱尔莎初见世面 乔治说我不在家的时候,爱尔莎就跟着他,白天跟他共一 张书桌,晚上睡他床上,每天傍晚,他还带它出去散步;可是 我回来的那一天,它却怎么也不肯出去,独自一个站到路当中 去等,好像知道我要回来,难道未卜先知也是动物的一种本能 吗 它看我一个人回来,先跟我亲热了一阵,然后就开始找姐 姐。接连几天,它一直到树丛里去叫唤它们,又怕我们也没有 了 ,跟我们形影不离。为了让它安心,我们同意让它进屋,只 是晚上常被它粗糙的舌头舔醒。 看它找得那么辛苦,我们很不忍心,就决定带它去一次 “远征”,好在它很快就适应了野营的生活,一点也不觉得苦。 我的卡车上都是些柔软的行李,正好让它舒服地躺在上面 看风景。 我们在尼罗河边扎营,河两岸都是桐棕和橡胶树。营房附 近还有很多大石堆,爱尔莎喜欢边走边看,最后总是爬到最高 的一块石头上去。那时太阳下山了,晚霞满天,从远处看,爱 尔莎跟红石头像是一体。这也是我一天中最喜欢的时刻,热气 渐褪,暮色加重,影子加长了,先是深紫,然后跟别的子连在 一起,暗成一片。远处传来一声鸟叫,随后又安静下来,好像 整个大地都在等天黑,等丛林醒转过来。果然,鬣狗一声长嗥, 就拉开了夜猎的幕。 记得一天傍晚,爱尔莎在帐棚前面一棵树旁吃东西。突然 间,一大群狮子的叫声,由远而近,越来越响,我不安地看爱 ·13 · 尔莎 G97G97它竟然依旧吃它的东西,吃完了就翻过身来,四脚朝 天,很快睡着了。 那时候很热,爱尔莎常在水里。要是晒得很,它就到芦苇 底下,厌了,才悠闲的滚进水里,“扑通”一声,水花飞溅。 尼罗河的鳄鱼很多,我们本来还有点担心爱尔莎,后来发现根 本不必,因为那些鳄鱼根本不在意它。 爱尔莎的鬼点子很多,它有时会故意溅我们一身水,有时 故意湿淋淋的从水里跳到我们身上,把我们连照相机、望远镜、 来福枪一起压在底下。它前掌有时用来爱抚,有时用来打人; 它还会摔跤,不管我们怎么样,它只要随意的在我们脚踝上一 拂,我们必定会摔倒。 它也不怕枪,认为“砰”的一声过后就有死鸟掉下来。 它也喜欢捡猎物,尤其是珍珠雉,因为它们的毛根嚼起来很脆。 我们打的第一只鸟总是给它,它找到猎物后会洋洋自得衔在嘴 里,累了才丢给我们,要我拿,只要我拿着猎物在它鼻子前晃, 它一定顺从地跟着。 每次它看见了象的大便,就高兴地在上面打滚,还使劲把 它揉进皮肤里,好像把它当作爽身粉。河马的大便它也很喜欢, 我们不知道它这种古怪的行为,是不是所有狮子的通性,为了 掩护本身气味的一种本能 有一次我们正在散步,爱尔莎忽视停在一堆刺草前,然后 回头就跑,还给我们使眼色,好像在说“ 你们怎么不跑” 我们仔细看,才发现有条大蛇就盘在尖刺中间,正虎视眈眈地 看着我们。幸好爱尔莎发现得早,不然我们可糟了。 我们再回伊西奥洛镇时,已经到了雨季,到处是一汪汪的 水,爱尔莎高兴极了,每一个水坑它都要去跳两跳,还把一团 团湿泥往我们身上糊。我们认为它有点过份,而且随便扑人的 ·14 · 习惯也不好,就又请出家法来。爱尔莎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很 少 要我们真的用到它。这时它已经懂得“不可以”的意思,甚 至有几回有羚羊在奔跑,只要我们下令,它就会乖乖听话。 它常常挣扎在狮性与人性之间令我也很感动,一面想追赶 猎物,一面又想取悦我们,太难了它跟狗一样,总觉得动的 东西天生就是给“人”追的。不过它还没有显露出它的杀生本 能,我们也很小心,从来不给它看到杀活羊,所以它虽然见过 很多野生动物,也常常追赶着玩,却没有杀生。每次赶完了, 它一定迅速回来,在我们膝头上又擦又顶的,用一声低低的喵 呜表示它玩得很开心。 我家附近住了各种动物有大批的水牛、羚羊,还有十几 头长颈鹿,这些都是我们的老邻居,几乎每天不紧不慢都碰见, 它们也都认得爱尔莎,常常等它直逼到身边,才不紧不慢地让 开。另外还有一家子扁耳朵的狐狸,时常在洞口的沙地上打滚, 即使我们走到它跟前,它既不怕,也不逃避。猫鼬也给爱尔莎 很多乐趣,它们喜欢躲在空的蚁丘里,这种房子牢固得跟碉堡 一样;每天傍晚,它们才一个个钻出来,到附近找蛴螬、浆果 充饥,天完全黑了再回家。因为它们觅食的时间跟我们散步的 时间刚好差不多,爱尔莎很快就清楚了它们的习性,它最喜欢 在它们出洞前预先埋伏起来,等这些小丑探头时再猛然跳出来, 吓它们一吓。它好像很欣赏它们缩头回洞的狼狈样子,怎么都 看不够。 吓猫鼬容易,吓狒狒就难了,它们就住在我家附近那些狮、 豹上不去的峭壁缝里,每天天黑以前,一定赶回去过夜。那时, 整个峭壁的凹面上,好像全被黑点点盖满了。它们最爱隔着屏 障挑战,边跳边骂,爱尔莎一点办法也没有。 爱尔莎头一次碰见象的时候我很担心在所有动物当中, ·15 · 象对狮子最凶狠,因为它们认为狮子是威胁到幼象安全的唯一 动物。有天早晨,老鲁匆忙跳回来说 “不好了,爱尔莎刚刚碰到象了” 我们赶紧带了来福枪去找,果然看见一头老象正埋头在一 丛矮树里吃早饭,突然间爱尔莎从后面钻进,扑过去在它的后 腿上就是一掌;老象惊叫一声,转身就对它冲来好爱尔莎, 轻轻一跳就让开了;但它没有住手,发动了第二次突袭,这样 你来我往,打得又热闹,又滑稽,我们盼望不要动枪。还好, 又斗了几个回合,双方都累了,老象依旧回去吃早饭,爱尔莎 竟然就近躺下,很快睡着了。 以后几个月,我看这头小狮子好像专门找象的茬。碰巧象 季也开始了几百头大象结成象阵,一队一队的吃过来。它们 很明白伊西奥洛镇附近的地理,我家离镇上中有 4G97G208G20 公里路, 有最好的玉米和洋白菜苗田,所以成了它们的必经之地,门前 的靶场更是它们留连的地方。我们只好更加小心,因为在这时 节,到处都会碰到小队小队的象。 某天中午,老鲁和爱尔莎回家,后面就跟了一大队象,我 们打算转移爱尔莎的注意力,可是失败了,它转身面对它们, 随 后突然坐下,像阅兵似的看它们排队从打靶场中间缓缓走过。 一直到 20 只象都走完了,它才站起来,学着像的样子,跟在 它们后面。突然间,最后的那头公象转过来对它大喝一声,想 逼退它。爱尔莎满不在乎,照样跟进。我们看情势紧张,赶紧 出去远远照应,幸好没有听到什么尖叫声和树枝折断的声音。 爱尔莎后来回来,一脸玩不尽兴的样子,它根本不知我们多着 急。 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这么幸运,有一次它就把一群象赶得 发了火我们先听见靶场上雷鸣般的巨响,接着看见成百头象 ·16 · 从山坡直奔而下,爱尔莎在最后押阵,赶得正高兴,有头公象 怒极了,转头攻击它,还好它动作快,否则一定被踏扁。那头 公象几次攻击之后才归队。 爱尔莎也喜欢逗长颈鹿,有天下午,我们一出门就碰见 50 几只。 它赶紧伏在地上,身子微微发抖,准备偷袭。那些 长颈鹿倒也沉着,冷静地盯着它。它先望望它们,后又望望我, 好像怪我站在那儿坏它的事。接着它忽然转移目标,疾风似的 直冲过来,把我扑倒在地。 那天傍晚,我们又碰到一队象,别看它们那样大,在草丛 中走动没有丁点声音,这次我们就是被包围了才知道。当时太 阳就要下山,天色越来越暗,朦胧中到处都是象影,我们虽然 想尽办法找空隙钻出去,可是走到哪里哪有象挡住去路。这时 假使爱尔莎又跟这些巨兽开玩笑可就不好玩了,我拼命想叫它 别乱来,可是毫无用处,它一看见它们就猛地冲过去了,我们 听到震耳的大吼声,又试逃了几次,都失败了。好像不管我们 多么轻手轻脚,都会被它们挡住,我快急疯了。最后我们好不 容易找到一条路逃出来,爱尔莎却不见了;它一直到很晚才回 来,好像玩得很痛快,完全不懂我为什么那么紧张。 不久我家附近又来了一只犀牛,爱尔莎更忙得不得了。有 天傍晚我们散步回来,爱尔莎忽然从佣人后面冲出来,原来它 和那只犀牛眼对眼,犀牛先气得直吼,又相持了一阵,才被爱 尔莎赶跑。 第二天傍晚,我、老鲁、爱尔莎正走着,老鲁忽然拖住我, 我定睛一看,那只犀牛正躲在前面那丛灌木后,我几乎就撞上 它了。幸好爱尔莎没看见它,竟然乖乖跟我走开。这次算我们 幸运,因为犀牛最难缠,发起脾气来天不怕、地不怕,连大卡 车、火车头它都敢硬碰。 ·17 · 不过爱尔莎到底还是称心如意。第二天他跟老鲁赶出去, 竟然又撞上那只犀牛,这次它一直赶,直把它赶到 3 公里外的 谷地里,忠心的老鲁在后面艰难地跟着。经过这次追赶之后, 犀牛不得不又搬了家,也许嫌我们这里太吵了。 爱尔莎的作息也有了规定早上比较凉快,我们总是在靶 场看羚羊飞跃,或听群鸟高唱。天一放亮,老鲁就把爱尔莎放 出去,这时,储存了一夜的精力才能发泄,所以总是看见就追, 有时连自己的尾巴都去追。 等 天热了,爱尔莎也跑够了,老鲁就找个树荫让它打盹; 他自己就一面喝茶,一面读回教徒的可兰经。老鲁随身携着来 福枪,防止其他野兽偷袭,他严格执行我们告诉他“先喊,后 放”的原则,很少随便放枪,他很爱爱尔莎,也很会照顾它。 大约喝下午茶的时候,老鲁和爱尔莎才高兴而回。我们先 喂爱尔莎牛奶,再带它去山上或附近的原野上散步。它可以爬 树,磨爪子,有时跟踪使它兴奋的气味,有时追袭跨栅羊,跟 吉瑞羊捉迷藏。它对马儿很感兴趣,碰到了就在它们身边绕来 绕去地看,它特爱玩,一次机会也不肯错过。我们都算是它的 家人,所以,它一定跟我们分享游戏。 天黑了,我们一起回家,它进自己的围槛内用晚餐,一般 都是大块的羊肉。我一边替它拿骨头,一边观看它前额肌肉有 力地蠕动,不过骨头每次都得我帮它剔出来。他总是全身靠在 我的手臂上,贪婪地吸我的指头。这时白蒂会耐心地坐在窗台 上等我,它知道不一会儿我就会去陪着它睡觉。 晚餐用过,我陪爱尔莎再玩一会儿,有时画它,有时看书, 这是我们最亲密的时刻。它这时吃饱喝足,安详地含着我的大 拇指入梦,我相信它对我们的感情一定就是这样养成的。 只有在有月亮的晚上,它才会烦闷不安,沿着围住它的铁 ·18 · 丝网徘徊,用心分辨外面传来的声音,不停地抽动着鼻孔,想 捉住从神秘之夜传来的最微弱的气息。它一紧张掌心就会冒汗, 所以我只要一握它的手,就可以知道它的心境。 ·19 · 爱尔莎游印度洋 爱尔莎一岁了,已经换过牙,我还帮它拔过一颗乳牙呢 它张开嘴,我使劲摇摇就下来了。 到了度假的时候,我们决定去海边。白庄离索马里边境不 远那儿是个渔村,我们认为那附近一带的海岸很不错有干净 的沙滩可以扎营,还有大片的草原可以遮荫,另外人烟稀少, 最近的一个白人区离那儿还有 144 公里,带爱尔莎去太好不过 了。 我们另外又邀请了两个朋友;一个是当地的警官唐,另一 个是来自奥地利的作家哈弗特。 因为路远又不容易走,我们整整走了三天才好不容易到了。 我跟爱尔莎在最前面,乔治和其他的人分乘两部中型吉普车在 后面跟着,一路上经过了许多又干又热的沙漠。 刚到,就有个渔夫来告诉我们,最近有头公狮子在附近猖 狂,几乎每晚都到村子里来偷羊,他们很希望乔治能把它杀了。 因为当天已经没有时间扎营,我们就露天睡。我是四个欧 洲人和六个非洲人中唯一的女性,所以我的床离别人的稍远一 点。没睡一会儿,我就听见好像有东西在地上拖似的,我连忙 拿手电筒一照,只见有只狮子就站在我床前,嘴里咬着一块刚 杀没多久的公羊皮。 我原来还以为是爱尔莎,再一看它还在我卡车后面;这头 狮 子又瞪了我一会儿,并且开始低低的吼起来。 我只好小心地退到乔治的床边 有一刻还傻傻地把背对着 它 ,因为它一直跟着我,我故意让手电筒的光直射它的脸, ·20 · 这时我们中间的距离只有六七米。好不容易把乔治叫醒,他还 不相信地说 “胡说,你一定看错了,或许是只鬣狗或豹子吧” 他拿了来福枪朝我说的方向去找,确实看到两只眼睛听到 狮子的吼声,他想起刚到时那个渔夫说的话,猜出这或许就是 那只捣蛋的狮子了。 于是他取了几块大肉,挂在车前 30 米的一棵树上,然后 坐下来等。 不一会儿,我们就听到车子后面发出一阵响声,乔治赶紧 转过去,带了手电筒和枪去找。手电筒一闪,他果然看见一只 狮子在锅子、盘子中间大吃剩菜,他赶快扣动扳机,只听“卡 拉”一声,却什么也没有他又拉动一次,还是什么也没有, 原来他在忙乱中忘了上子弹 那狮子吃完了东西,就不紧不慢的走开了,乔治只好悄悄 把子弹上好,再回原位去等。 我们等了很久才等到它,这次乔治把车灯也打开了,所以 看得清,只一枪就打中它的心脏。它很年轻,也没长胡须,显 然是当地特产的狮子。 天亮时我们检查它的爪迹,确定它先偷了那张羊皮,拖到 离我床才 18 米的地方吃掉,吃饱后还绕着营地走了一圈。这 一切想必爱尔莎都看到了,但是它居然没有出声。 太阳一出来,我们立刻都涌到海边玩水,这时正是退潮, 爱尔莎开始有点紧张,可能不习惯海浪的声音。它吞了一口咸 水,马上皱起鼻子来表示不满,后来看我们大家玩得高兴,才 又试一次,没多久,它就成了只混江狮,爱水爱得要命。它游 起泳来不费吹灰之力,喜欢用尾巴甩水,还会故意把我们按在 水底下,逼我们喝水。 ·21 · 我们去哪里,爱尔莎也跟到哪里。所以有人要钓鱼时,我 不得不留下来陪它,防止它跟着去捣乱。这附近还有肯尼亚海 岸最好的珊瑚礁,要是有副潜水镜,一根鱼叉,立刻就可以到 另一个世界。我们去潜水时,爱尔莎就由人陪着在曼格罗树下 休息。后来,附近的渔人都知道了,每逢需要经过我们的营房 时,就抄远路从海里过。他们是没有看见过爱尔莎的水上功夫, 否则的话,大概就不会这样胆大了。 爱尔莎还喜欢在海边跑来跑去,追那些掉在水里漂浮不定 的椰子。有时候我们把椰子捆在绳子上,让它赶着玩。它很快 就发现掘沙是件很好玩的事,洞挖得越深,越是潮湿,打起滚 来也就越痛快。它的身上还常常粘着一些海草,使它更像海怪 了。可能螃蟹给它的乐趣最多,每到黄昏,海滩上爬满了这种 粉红色的东西,它们急急从洞里出来想到水里去,可是不一会 儿,又被海浪冲回来。爱尔莎最爱夹在中间忙活,它从一只跳 向 另一只,一下子鼻子上就着了一钳;它再跳,马上又挨一钳。 但你必须承认在爱尔莎所有的对手里面 G97G97包括大象、 犀牛、大水牛,还是这些小螃蟹最为英勇。它们从不妥协,总 是侧着身子守在洞口,高举着一根红钳子,不管爱尔莎从哪儿 来,它们总是比它快一点,一下钳住它的软鼻子。 喂爱尔莎渐渐变成了大问题,当地的渔人很快识别了爱尔 莎的消费价值。我们去后,羊肉的价格飞涨,实际上,有一段 时间,一些没见过的奢侈品都是我们在维持。不过我们后来也 得到一点报偿原来当地的养羊人并不看羊的,都是一群一群 的羊在林子里来回跑着吃草。有天傍晚,大家都在海滩上玩, 爱尔莎忽然冲进一棵矮树后面,我们只听见一声羊啼就没声息 了。或许有只羊离群了,爱尔莎闻到气味就飞跳过去,压住了 它,只是它从未杀生,不知道怎么办。我们一去,它就求助于 ·22 · 我们,乔治连忙举枪把它杀了。 后来我们也没有对人提起过这件事一来是没有人报失, 或许这笔帐算到野狮子的头上了;二来是后果严重,我们怕有 过这一次后,那些精明的土人会故意把一些老弱病羊都赶来给 爱尔莎捉,那我们就赔不起了。我们虽然有点良心不安,但一 想到乔治已替他们把头痛的偷嘴狮子杀了,再想到他们做起生 意来那么黑心,一再抬高最瘦最老的羊肉的价钱,就觉得爱尔 莎白吃他们一只羊并不过分。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很快又到我们该回去的时候 了。我们大家都晒黑了,爱尔莎的毛皮也让海水浸得满身发亮。 ·23 · 吃人狮子 回家不久,乔治就被派去捕杀两只吃人的狮子,据说它们 过去三年内一共伤了 28G20 个当地的玻兰族人。玻兰族一向勇敢, 是少数几个敢用标枪猎狮的部落之一。 可是,他们还是不能算计两只吃人狮子。一方面也许是这 两只狮子太狡猾了,它们在猎人的时候胆子很大,竟敢直接闯 进村子里抢人。但是当它们在被猎时,却会谨慎的躲进河边浓 密的杂草里,叫你不得近身,甚至射不着。二方面也可能是迷 信作祟,玻兰族人相信狮子在出猎前会先到沙地上拈阄,预兆 好时才出来猎人,这时抵抗它们没有用。他们还说,这两只狮 子是很久以前被他们误杀的两个和尚转世的,现在回来报仇。 因此,他们还特地请了大法师来驱鬼,可惜那法师作了半天法, 收了 60G20 头山羊的谢礼,作恶的鬼也没赶掉,狮子依旧到处作 恶。更糟的是,乔治跟另外几个猎人有好几次想杀它们都没成 功,所以玻兰族人更坚信它们是神仙转世了,凡人又能如何 不过,现在我们决心要破除这迷信。我们一家子 G97G97乔治、 我、爱尔莎,另外带了一位叫小强的青年军官和几个猎场帮手, 分坐几辆大车出发了。我们在梅地镇附近找到一块宿营地,除 了几棵亚加西树,一片空旷,我们把营房设在树下,就算狮子 来劫营,它也没有什么可作为掩护。 扎 好了营,我们就去梅地镇上探听消息,那儿有索马里人 开的三家店铺。他们这三个月来倒是没听说狮子吃了,可是经 常抢劫家畜,几天前还到一家店铺后面偷了一头驴。一个月以 来,每天都可以听见它们一个劲的吼叫。于是乔治马上请来当 ·24 · 地的头几们,拜托他们一听见狮子杀生的消息就来报告他。 其实,尼罗河上下 80 公里的地方都有这两只狮子的足迹, 但是它们好像因此猜出我们的用意,因此总是躲着,令我们不 正面交锋。河边长的那些茂密的树根杂草,简直成了它们的护 身符。它们有很好的腿劲,一个晚上走 48 公里都没事。我们 可不同了,在大热天里苦苦跟进,到处是尖刺或挡住视野的宽 叶子,我们不是在密密的草丛里困住,就是陷在及膝的泥潭里 一步动不得。 我们在离营房 1 公里左右的地方搭了一个用亚加西树做成 的叫“慢抢”的守望台,树下再放一匹死斑马做诱饵连着三个 晚上,乔治和小强都在那里守候,但是狮子只在上游吼叫,并 不过来。我坐在帐棚里,一面听着吼叫声,一面听爱尔莎轻轻 打呼声,有点怀疑难道它一点也不知道附近有同类或者别 人看我也是不明所以吧白天跟凶猛的吃人狮子作对,非杀了 它才高兴;晚上却又跟爱尔莎百般亲热,不忍心它受一点委屈。 难道它们不是同类吗甭管爱恨,我总觉得狮子不能比同一般 野兽。乔治常说它们是最有智慧的一种猛兽,虽然他常受狮子 的凌虐,甚至有次几乎送命,但他对它们只有尊敬,没有敌意。 第四天晚上,他和小强等累了,决定回营睡觉。两人刚走, 狮子就偷偷的来把肉搬走了,所以我们只好再找头死兽来做诱 饵。这次又差不多,等了三个晚上,什么也等不到,可是才一 转身,狮子马上把肉抢走。到了此时,连我们都有点认为这两 只狮子是神仙转世了 G97G97或者玻兰族人弄错了,可能是恶魔转 世吧 我们决定改在白天追踪。有两次几乎就赶上了,可是没等 开枪它们就逃走了。徒步追踪是最累人的事,不但热,而且弯 腰低头,劈刺拨草,还要时刻担心象和犀牛。这时,上游已经 ·25 · 开始雨季,河水开始上涨,因为狮子老在河对岸,我们决定搬 家,从梅地镇上方的渡口过河。 第二天,河水果然涨过了堤岸,还好我们已及时搬走。当 天晚上,又下了一夜雨,我想这一次可能又要空手而归了。不 过早上大家还是分头去找合适的树,预备再搭一个“慢抢”。 但是附近根本没有高树,我们不得不把架子撑在一棵牧司瓦上, 离地仅有 2G20 米多,实在低。乔治又杀了一头斑马,放在树下作 诱饵,天一黑,他跟小强就到树上去等。也许狮子知道我们的 “慢抢”搭得糟糕,不足为惧,一个钟头左右,两只都来了。 一只在将近 1G20 公里外的渡口吼,另一只直吼过河。渡口那只的 吼声越来越大,它的嗓门高极了,最后一声几乎就把“慢抢” 从树上震下来。 接着,乔治就听见它撕肉的声音,但是天黑得什么也看不 见 ,只有等它吃肉时再想办法。小强打开手电筒,只见它尾巴 对着我们,整个头埋在尸体里吃。也许是手电筒的光提醒了它, 它抬头寻找他们躲在哪里,乔治乘机对准了它的脖子一枪,随 着一声低吼,狮子跳起来就逃走了,喉咙里好像发出“咕噜” 的声音,好像伤得很重,乔治说它也许捱不到天明。 天一亮,乔治和小强马上带了两个帮手去追踪,要是那只 狮子还没死,这样做可太危险了。所以他们一步一顿,非常小 心。突然间,又听见一声低吼,乔治看见好像有两只狮子一起 逃走,也许是河对岸那只来接它的老伴了。这时地上的血迹已 经不见,爪印在微弱的天光下也不明显。乔治正在认真检查地 上,有个帮手忽然轻拍他的肩,用手指指后面;他回身一看, 就在离他 13 米多的地方,有只狮子正仗在一棵矮树上瞪视着 他;乔治连环发枪,子弹从它两眼中间穿过。这只狮子体型很 大,从鼻尖到尾尖接近 3 米长。乔治在它脑后又找到两个洞, ·26 · 这会不会就是他昨天打中的地方那么另外那只一定跳了,他 好像在枪响过后听到有划水的声音。 那天晚上,乔治和小强又在死马身边守了一夜,希望另外 那只狮子会来。结果落得了淋了一身湿,只听见河对岸传来几 声狮吼。 这时河水已经暴涨,根本走不过去的,游水又太危险,因 为有鳄鱼。乔治就用行军床的钢架子盖上油布做了条船,确实 不错,可错只容得下一个人。所以他一个人过河,到梅地镇去 通知消息,要大家协助找另一只。他果然在路上看见一些爪印, 但并不同于那只吃人狮子,这使他想到昨夜吼声,也许并不是 那只漏网狮发出来的。要果真如此,他要找的狮子就应该还在 我们这边了。 大家听说已经杀了一只吃人狮子,都兴奋极了,原来还可 以杀得死呀于是人人都要来协助。等乔治晚上回来,已经有 六个年轻的玻兰族壮汉,带着长
展开阅读全文